<nobr id="jltoj"><tt id="jltoj"><p id="jltoj"></p></tt></nobr>

      <thead id="jltoj"><del id="jltoj"><video id="jltoj"></video></del></thead><i id="jltoj"><span id="jltoj"><small id="jltoj"></small></span></i>
      <i id="jltoj"><option id="jltoj"></option></i>
        <optgroup id="jltoj"></optgroup><i id="jltoj"><span id="jltoj"><small id="jltoj"></small></span></i><delect id="jltoj"><rp id="jltoj"></rp></delect>

        <object id="jltoj"><option id="jltoj"><small id="jltoj"></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jltoj"><del id="jltoj"></del></thead>
            <object id="jltoj"><span id="jltoj"></span></object>
            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資訊 - 教育新聞
            “新高考”模擬選科調查 文理分科傾向依然明顯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8-01-10 10:30:00

                2018年1月10日訊,2020年起,本市將實行“新高考”。按照新的高考改革方案,不再文理分科,學生的高考成績將由統考科目成績和三門普通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等級性考試科目成績共同構成。也就是說,2017年升入“新高一”的孩子在未來參加高考時,將擁有更大的選擇權:除了必考的語文、數學、外語之外,可從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6門等級性考試科目中再任選三門。

                為準確把握學生因選考、選科、選課變化帶來的學校課程安排、資源配置等變化情況,前不久北京教科院課程教材中心在全市9所學校發放了3000余份調查問卷,以期通過數據來分析學生學習需求、選科組合及其主要影響因素,為高考改革試點的課程方案研制和學校課程安排、資源配置的準備等提供參考。

            調查結果顯示,學生在進行選科組合時依然呈現一定的“文理傾向”;與其他試點省市“棄物理”現象不同的是,物理學科成為僅次于化學的受歡迎學科。

                關鍵詞:選科

                實際選科與興趣不完全一致

                據這一研究的負責人、北京教科院課程教材中心主任楊德軍介紹,此次調查覆蓋了全市的市級示范校、城區一般校及遠郊區學校三種類型,選取了9所學校,共發放問卷3300分,回收3183份,有效問卷3083份。問卷分別調查了學生“基于興趣”最愛單科、喜歡的選科組合以及實際的選科情況。

                調查顯示,如果不考慮中考選科因素,僅從興趣出發,除語文、數學、英語三科外,在選考的六科中,學生最喜歡的是政治,然后依次為歷史、物理和地理、化學、生物;而在實際選擇時,“六選三”選考科目中學生實際首選的單個科目依次是化學、物理、地理和生物、歷史,最后為政治;學生喜歡的三科組合是“物理-化學-生物”和“政治-歷史-地理”;其次是跨文理組合,即“兩理一文”和“兩文一理”。

                從調查數據來看,“物理”是學生喜歡程度一般但實際選擇人數僅次于化學的科目;“政治”雖是學生最喜歡的科目,但實際選擇人數較少。在“六選三”科目組合的選擇上,文理分科的組合依舊占據首位,超過三分之一的學生按文理分科思路來選擇科目。總的來看,學生實際選擇的科目與興趣科目還存在一定差距。

                分析:生涯指導應加強全科滲透

                楊德軍認為,新高考改革中的選科雖然是學生選擇課程學習的問題,但卻需要統籌考慮興趣愛好、課程選擇、專業報考和生涯發展之間的關系。目前學生選擇還主要是考慮興趣愛好、學習優勢、發展潛能與高考之間的取舍,個人興趣雖然是主要影響因素,但在部分科目及科目組合選擇上更多還是體現了成績取向和對興趣的放棄。“這也反映出我們的‘學業-專業-職業-生涯’之間還沒建立起內在的關聯。”

                對此,楊德軍建議,學校要加大對學生學習發展和生涯發展的指導,引導學生全面深入地認識自己的興趣愛好、學習基礎、成績優勢和發展潛能。在具體操作上,楊德軍認為,生涯指導要落在全學科滲透、全員參與上,“生涯指導不僅僅是班主任、心理輔導員幾個人的事情,而是所有學科老師共同的任務,物理、生物、地理等各個學科的老師都應該對此角色有所擔當。”所謂“全員”則意味著,除了各個學科老師要對學生進行生涯指導之外,班主任、心理教師、高年級學生也應有一定的交流指導。

                此外,根據數據分析,科目選擇還呈現出了一定的性別差異。楊德軍表示,針對這一情況,學校要引導學生認識人文素養和科學素養是未來發展的兩大支柱,要在全面發展的基礎上展現個性。另一方面,也要引導學生認識來自不同發展階段以及家庭、社會、學校辦學基礎等方面的影響,正確認識自我、他人與社會,在選擇中學會自我負責。

                關鍵詞:開課及考試

                農村學生走班積極性更高

                記者了解到,為了方便學生日后選科,很多學校已經在去年秋天新學期一開始就把所有科目開齊,包括之前很多學校未在高一上學期納入課表的生物,以讓學生們對各個科目有一個大致的了解。根據相關學科教師的反饋,學科全開,內容多、進度緊,很多孩子在進入高中學習初期精力分配捉襟見肘。此次調查顯示,32%的學生能夠接受在高一同時開設9門課程,11.5%的學生認為8門比較適宜,10.9%的學生認為7門比較適宜。

                新高考改革賦予學生更多的課程選擇權,于是學生的分層走班將成為新常態。數據調查顯示,75%左右的農村學生認為有必要走班,比例超過城區學生。楊德軍表示,這一調研數據有點兒出乎意料,“在平時與遠郊區學校校長、老師的調研中,很多一線聲音反饋,擔心郊區的孩子們不會選科、不愿意選科,實際看來并非如此。”楊德軍分析,隨著城鄉交流的日益密切,此前部分沒有走班條件的郊區校孩子在互動過程中發現了差異,由此可能產生了更為強烈的走班需求。

            按照新的高考改革方案,語文、數學、外語、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體育與健康、藝術、信息技術、通用技術13門科目均被列入高中學業水平考試范圍。高中學業水平考試分為合格性考試和等級性考試兩種。其中,13門科目均設合格性考試;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6門科目設等級性考試。研究數據表明,39.9%的學生希望學業水平的等級性考試有2次機會,27.6%的希望有3次考試機會。從學校類型來看,75.6%的農村學生希望有兩次以上的考試機會,高于示范校的65.5%和城區普通校的60.3%。從成績分布來看,成績較好的學生希望多次考試機會的比例達到72.7%,高于成績優秀學生的60.5%、中等成績的69.7%和成績不理想的64.4%。

                分析:應細化市級考試評價方案

                楊德軍表示,此前有部分學校認為,學生不確定的選擇將帶來資源的結構性不足,出于維持教育教學相對穩定、減少資源投入和組織管理成本等考慮,有的學校會引導學生選擇學校固定課程組合、盡量不走班或少走班等,這些做法顯然與改革預期和學生需求不完全一致。

            針對新高考改革給課程建設、資源儲備等方面帶來的挑戰,楊德軍建議,學校應該進一步調整和完善課程整體建設,在現行課程方案基礎上,既要保證共同基礎、又要滿足學生多樣化個性化選擇。同時,也要分析學校師資隊伍的優勢、特點和不足,根據學生意向適當儲備教師資源并動態配置。

                此外,楊德軍也表示,新高考綜合改革試點準備工作的當務之急,是各學校研制完善本校課程設置方案,同時教育主管部門進一步明確市級考試評價方案細則。課程設置方案中,對高一年級并開科目數量、高中三年任意選修課和校本課程的大致范圍、學生選考科目基本確立時間、必修課程開設的時間長度和課時等,都應該有所體現;考試評價方案中,等級性考試的次數、同一時間安排的考試科目等,可以參考學生需求,依據改革的要求和現行方案進行有機的銜接。

            據介紹,此次參加模擬選科學生雖不參加2017年的高考綜合改革試點,但其在義務教育階段的課程和考試與2017年秋季入學新生狀況基本一致,而且是連續的三屆學生,因此調查結果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北京市教科院教材課程中心也對2017年新高一學生的選科組合等情況做了調查,數據還在進一步分析中,最新結果顯示,部分結論與該項研究顯示了一定的延續性。“我們將進行連續4年的追蹤調查,記錄關鍵政策公布前后學生選擇的變化情況、同一批學生隨著年級改變后學生科目選擇的變化情況以及同一科目不同年級學生選擇變化情況等,為新高考改革持續提供參考。”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