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jltoj"><tt id="jltoj"><p id="jltoj"></p></tt></nobr>

      <thead id="jltoj"><del id="jltoj"><video id="jltoj"></video></del></thead><i id="jltoj"><span id="jltoj"><small id="jltoj"></small></span></i>
      <i id="jltoj"><option id="jltoj"></option></i>
        <optgroup id="jltoj"></optgroup><i id="jltoj"><span id="jltoj"><small id="jltoj"></small></span></i><delect id="jltoj"><rp id="jltoj"></rp></delect>

        <object id="jltoj"><option id="jltoj"><small id="jltoj"></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jltoj"><del id="jltoj"></del></thead>
            <object id="jltoj"><span id="jltoj"></span></object>
            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資訊 - 教育新聞
            高考改革出現諸多問題 罪在“總分錄取”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8-04-25 07:49:22

            2017年被稱為“新高考元年”,首批試點的浙滬兩地,物理均在選考中遇冷,成為高考“死亡之組”。寒意傳導至下游的高校,復旦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2017級本科生大學物理第一次統考中,浙滬生源學生不及格率就比過去大幅提升,有的班高達30%。

            如今,兩地“新高考”再變陣,分別為物理科制定6.5萬和1.5萬的保障基數,試圖應對改革實踐中最顯著的困難,卻也成為“看不懂”的方案。

            2018年,全國推行新高考改革的省份將超過23個。

            “物理之殤”如何破題

            新高考改革啟動以來的第二屆浙江考生,剛剛完成了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選考。

            2018年4月9日,考試的最后一個上午,杭州名校學軍中學里異常安靜,只有門口的紅色橫幅提示著路人,里面正在進行高中學考選考。

            此役過后,總分750的浙江高考,有300分已通過選考科目考試賦分確定。余下的450分,將由兩個月后的語數英統考的卷面分數決定。

            選考科目實行等級賦分制,即成績由其在人群中的排位決定。在被稱為“新高考元年”的2017年,率先承擔改革試點的浙滬兩地,出現“物理之殤”:嚴酷的角逐中,普遍認為難度最高的物理科,成了被眾人避開的賽場。

            物理科遭遇凜冬,寒意最終傳導至下游,以理工科見長的高校坐不住了。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浙江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副校長羅衛東通過媒體發聲:“由于大量孩子不選物理,像浙江大學這樣非常科學化的學校,招生時就感到非常無奈。”

            為破題“物理之殤”,浙滬兩地“新高考”相繼變陣,出臺保障基數為物理科“保駕護航”,試圖應對改革實踐中最顯著和實際的困難。

            根據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的答記者問,今年將再有17省份啟動“新高考”改革。

            作為去年啟動的第二批改革試點,山東、海南同在3月27日公布本省方案,天津方案則在4月5日公布,北京方案也將于今年上半年內揭曉。

            按照規劃,除港澳臺外,全國高考最晚于2022年全面施行“3+3”模式。種種跡象表明,“新高考”改革正全速推進。而在浙滬的先行經驗中,除了最受爭議的選考和賦分,過去曾提上日程的“招考分離”,又一次成為改革參與者心頭的寄托。

            “他們的物理是初中水平”

            復旦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員陸一,是在該校某位大學物理授課教授的PPT上,看到了“不及格率30%”。

            “不及格率30%”,指的是復旦大學2017級本科生大學物理第一次統考,浙滬生源學生不及格率比過去大幅提升,有的班高達30%。

            陸一在財新網的文章中提到了這一數據,一時輿論喧嘩。

            “沒錯,這是2017年全校的情況,一年級需要選修物理的理工科、部分醫科,都存在(這一情況)。”盡管數據并非出自學校官方,但復旦大學長期教授大學物理的趙寧(化名),向南方周末證實了陸一文中披露的情況。

            問題最早在課堂上暴露出來。復旦大學的物理教學以團隊為單位,每個團隊由5到8名教師組成。趙寧教的是“大學物理B”,每班人數為80人左右,浙滬生源通常約占1/10。2017級新生入學后,學生頻頻反映“聽不懂物理課”。趙寧回憶,幾乎是同一時間,教學團隊均收到類似反饋,且均以浙滬籍學生為主。

            經過一段時間觀察,趙寧發現,與往屆相比,這些學生的物理基礎不是高中水平,而更接近初中水平。趙寧所在的專業屬偏工科的技術科學類,對物理的要求相對容易。“自然科學類專業要求‘大學物理A’,情況可能更嚴重。”趙寧告訴南方周末。

            在趙寧教學團隊中擔任新生導師的劉剛(化名),對這一問題要樂觀一些。他認為,浙滬新生掛科是階段性的,“30%”只是第一學期期中的數據。

            劉剛參與過一些調研,目前仍在跟進。作為應對,趙寧透露,團隊“像管中學生一樣,頻繁給他們做測驗,要求他們遇到問題時聯系助教答疑”。

            趙寧認為,學生后期成績的提升是因為教師盡責,生源優秀且努力。

            但并非所有大學都具備復旦這樣的條件。“如果是一所二本學校的理工科呢?他們怎么辦?”趙寧擔憂。

            趙寧遇到的這一情況,源自新高考引發的“物理之殤”——為了高分,許多選報理工科專業的考生不選物理。

            根據浙江省教育考試院數據,2017年的25.01萬浙江考生中,有8.95萬人選考物理,占全部考生的35.78%,在7門選考科目中,排名倒數第二。

            上海的情形也不容樂觀。上海教育考試院公布的數據顯示,5萬名考生中有1.92萬人選考物理,占比38.4%,在6門選考科目中同樣排名倒數第二。

            賦分制下“田忌賽馬”

            “去年九月,得知物理都是鎮海、杭二、學軍在選,老師讓我們這些物理選考生立刻拿著身份證到學校把物理選考改掉。”浙江一所普通高中的應屆考生告訴南方周末。

            溫州翔宇中學的高一學生張樂(化名),也是“不敢選物理”的其中一員。

            張樂家門口就有著名的溫州醫科大學,他想在兩年后考上醫學專業。

            浙江推行“新高考”后,張樂的高考科目變成了“3+3”。其中,語數英每科滿分150分,共計450分,按卷面得分計算。而另外3門,則在物理、化學、生物、歷史、思想政治、地理和新設科目技術這7科中選擇。每科滿分100分,共計300分,按排名賦分計算。

            賦分制以40分為起點,依據的是在考生中的排名,因此除非對自身能力和所在高中近乎完全信任,家長和學生不敢貿然選擇高手云集的科目。

            在浙江,選考物理即可報考的專業超過90%,理工科必學物理也是共識。但錄取看的仍是總分,分分必爭仍是常態,因此不少成績中等偏上的同學選擇繞過物理,采取“田忌賽馬”戰術,選考競爭更小的科目。

            從2017年溫州醫科大學在浙招生專業的選考科目范圍來看,臨床醫學、口腔醫學、預防醫學、藥學等專業,都將選考科目范圍限定為物理、化學、生物。

            因為擔心“自己實力不太夠”,張樂決定繞過物理,選擇了化學、生物和技術。根據浙江新高考改革方案,張樂只需在選考科目范圍內選1科,就能報考該專業(類)。

            翔宇中學是溫州的民辦重點高中,張樂則是該校提前錄取的優秀學生,也就是說,他和其他提招班學生擺脫了中考的應試壓力,提前開始了高中學習。但即便如此,他所在班級的四十多人中,最終選考物理的人數,不超過20名。

            這在浙江頗具代表性。

            “物理選考總數這么少,高分給鎮海、杭二、學軍瓜分都不夠。”

            焦慮透過社交網絡迅速傳播,恐懼由點及面擴散,催生出影響巨大的謠言——“2016級全省高二學生報名參加11月份選考共30萬考生,選物理的考生驟降至1.2萬人”,來歷不明的消息四處傳播,如果消息屬實,按照當年的賦分規則,意味著只有120名考生能賦得滿分,只有1200名考生能賦得91分以上。

            首先放棄的是“不算頂尖”的高中考生。

            李盈子是浙江一所省級重點高中高二學生,年級一共五百多人,一開始選物理的將近三百人。盡管2017年9月27日浙江省教育考試院對前述消息公開辟謠,但仍有六七十人放棄了物理。

            與此同時,學軍中學卻以超高的物理選考率成為“異類”。

            學軍中學校長陳萍透露,該校每個年級有將近六百名同學。去年6月“新高考”的第一屆畢業生中,有500多名學生選考物理,賦分100分的比例達15%。

            但即使在學軍這樣的名校,滿分學生終究是少數,每個班也就幾名。選考總人數偏低的情況下,學軍中學第二屆“新高考”物理選考人數近500名,與上一年持平。這意味著,學軍中學選擇留在“死亡之組”拼殺。

            “謠言四起時,我們也有過波動,特別是家長的情緒很大。”陳萍用“瞎串、瞎跑、瞎著急”形容那時家長們的狀態,而回想起去年9月的自己,“就是不斷做工作、做工作”。

            陳萍回憶,家長希望政府能制定政策,保護物理選考的積極性。

            這樣的背景下,為了“拯救”物理,浙滬相繼變陣,終于在2017年11月和2018年4月分別推出了“物理選考保障基數”這樣令外界“看不懂”的方案。

            2017年11月29日,浙江宣布將物理選考保障基數確定為6.5萬。按照這一新政策,假如只有5萬人選考,按照1%的滿分比例,原本應有500人賦分100分,但有了6.5萬的保障基數,仍有650人賦分100分。“6.5萬”從何而來?浙江省教育廳做政策解讀時稱,“選考科目保障數量按國家相關學科人才培養需求確定”。

            2018年4月4日,上海效仿浙江,也就物理選考出臺了1.5萬人的保障基數方案。

            浙滬中學物理科的凜冬似已過去。

            不過,有教育學者分析,這個新政策主要影響的是高分考生,讓他們不會因為等級賦分放棄物理,選擇選考科目本身是一場博弈,政府出臺保障基數政策時也在跟考生博弈。

            “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有接近教育部的學者則持批評意見,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他將浙滬兩地的新政策形容為“補丁”,認為違背教育規律。

            “總分錄取”的蓋子還是沒掀開

            “物理拿1分和地理拿1分是不一樣的,相對來看,物理拿1分的難度要大于地理。”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說。

            21世紀教育研究院研究員王曉鵬還指出,除了不同科目間賦分不等值,在浙江,由于考生有兩次參加選考機會,這使得同一門選考科目賦分實際上也不等值。

            “因為等級分不是標準分,考生的相對位置隨著參加選考人群的變化而變化,這次在這個群體中得了94分,和下次在另一群體中得了94分,兩者是不同的,因此選考賦分就變得非常不可控。”王曉鵬解釋。

            接受南方周末采訪的專家普遍指出了另一個問題,即統考科目語文、數學、英語的卷面分與選考科目的等級賦分相加不合理。

            “語文卷面的1分和物理等級賦分的1分概念不同,兩個分數相加沒有意義。”一位不愿具名的學者對南方周末評論,“新高考”出現的諸多問題,可以歸結為考試標準化技術薄弱。

            “管理者總想找個方法能一下子看出哪個學生高,哪個學生低。”儲朝暉說,他以托福考試為例,聽力、口語、閱讀、寫作分數分列,使用分數的機構可以根據分列的分數綜合判斷。

            在翔宇教育集團總校長盧志文看來,這些問題的原因,源自國內考試選拔技術還比較落后。

            得分仍然高于一切。盧志文用了個形象的比喻,“總分錄取就像用稱黃金的秤來稱大象,精確到克,卻沒有意義。”

            但現實仍圍繞“總分錄取”,導致改革出現種種變形。

            2016年10月25日,“新高考”在浙啟動兩年之際,浙江省教育廳發布《關于糾正部分普通高中學校違背教育規律和教學要求錯誤做法的通知》(下稱“《通知》”)。《通知》顯示,一些高中限制學生選擇權,在高一結束時,強制要求學生確定所有3門選考科目,限制學生自主選擇時間,或用所謂的“選考套餐”限制學生選擇范圍。

            “選考套餐”打擊了其他學校的教學改革積極性。

            “改革的發令槍響,我們是最先沖出去的那一批。但沖了一段時間,發現之前的發令不作數了,所有人都要回到起跑線重新起跑。”溫州翔宇中學高中部校長潘文新認為,某種程度上,投機者“綁架”了想改革的人。改革方案剛出爐時,翔宇中學按照35種選課組合的標準設置課程。但很快,他們發現有學校根據自身的優勢學科、教師資源做出調整,將選考“套餐化”。

            為了在博弈中求生存,翔宇中學做出了一些調整,如今,學生的選擇也不如一開始那么多了。起初想選考化學、生物、地理的張樂,考慮到課程設置,才將地理改成了技術。

            在走訪中,南方周末發現,盡管《通知》要求糾正,但“選考套餐”依然存在。總分錄取模式下,窮盡所能以獲取高分仍是家長、學校必然的訴求。

            “注重學生選擇性,積極推進兼顧穩妥,這本身沒問題。”前述接近教育部的學者認為,“新高考”的方向是對的,但“總分錄取”的蓋子沒有掀開,反而引發投機。

            \

            “招考分離”暫無時間表

            接受南方周末采訪的教育學者普遍認為,“總分錄取”是出現怪象的根源。

            而新高考改革主張的文理不分科、選考科目自主選擇、學業水平合格考、選考科目等級賦分,都借鑒了國外做法。

            以美國和加拿大為例,高中實行學分制,未來想要考取大學理工科專業的學生,會更注重數學、物理、化學等科目,而未來想進入社會學或者教育學專業的學生,就更注重文史或藝術類課程。但最終保障學生能夠真正按照興趣和職業規劃作出選擇的,是高校的錄取方式。

            “高校會告訴你,達到多少分可以提出申請,但高校不會按照學生的總分排序錄取,每個學校都是獨立錄取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介紹,起初上海設計選考科目等級考試的初衷就是為了打破“唯分數論”,但由于錄取還是看總分,因此不得不再回到以分數排序的老路。

            “改革文件由政府主導,考試交給專業機構來做,招生由高校來做,政府不幫高校招生,最后的結果應該是學校和學生之間多次的雙向選擇。”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談松華曾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描述了這一愿景。

            這愿景在“新高考”中顯然落空了,經由第一屆“新高考”畢業生傳導至高校教學一線,就表現為招收學生與專業要求匹配程度不高。

            “核心是要由各個高校自主招生。”在儲朝暉的記憶里,“招考分離”自2005年起就已提上改革日程表。2010年發布的教育中長期發展綱要、2013年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都提出要“探索招生與考試相對分離的辦法”。但2014年9月4日,國務院發布《關于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時,“招考分離”仍不見蹤影。

            儲朝暉認為,這是受風險規避心態的影響。這一說法得到了多位專家同意。

            “實現高校自主招生,需要重構各省招生辦公室與高校之間的權責關系。民眾也擔心,打破唯分數論后,把招生權力放給高校,會產生尋租空間。”前述接近教育部的學者認為,專業性改革受非專業性因素影響太多,最終使不愿改革者與不懂改革者形成了一種默契,導致改革停滯。

            “改革想長久地走下去,最終還是要實現招考分離。”儲朝暉曾參與中華教育改進社主導的《高等學校招生工作建議方案》,該方案于2014年7月公開發布。

            其時,儲朝暉已得知“招考分離”落選改革方案,但參與者仍然堅持表達。他們認為,招生制度長遠的發展方向必是“招考分離”,只是具體的實現時間節點并不確定。

            “后來我知道,有的省份在制定自己的改革方案時,會同時拿出兩份方案作為參考。”儲朝暉說。

            大框架下,第二批試點省份陸續公布的方案大同小異,但在浙滬經驗的基礎上作了微調。3月27日公布的山東“新高考”與浙滬方案最大的不同,體現在選考科目分值設計上。

            具體來看,山東方案放大了選考科目的“等級選拔”,將等級考分值設定為100分,而此前的浙滬方案,“等級選拔”的競爭性分值分別為60分、30分,使得選考科目在高考中受重視程度不夠。此外,山東也調整了選考科目賦分規則,能更準確地反映考生的卷面水平。

            但從平衡學生選考博弈偏科的角度看,山東方案并未超越浙滬。

            2018年2月6日,《教育部2018年工作要點》發布,提出“發布《普通高校本科招生專業選考科目要求指引(試行)》(下稱‘《指引》’),指導高校在高考綜合改革試點省份優化選考科目要求”。

            如果《指引》要求高校結合專業需求,對必選的選考科目做出更嚴格的限定,各地新高考改革將面臨新一輪調整。

            另一方面,高校各專業的選考科目是否完全由《指引》確定?《指引》會否進一步限制高校自主權?截至發稿時止,南方周末尚未得到教育部回復。

            “我們也在等著《指引》出臺,學生馬上就要進入高二了,這會直接影響到他們的選擇。”作為重點中學的校長,陳萍認為,物理是科技教育的基礎學科,在考試錄取政策層面,應加以引導和扶持。

            令她感到欣慰的是,諸如北大、清華、中科大等高校在自主招生、“三位一體”招生時,都會要求申報學生選考物理。“選考物理的學生看到頂尖高校有明確的標準,會因為自己的堅持獲得認可而受到鼓勵。”陳萍說。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